《第二十条》:韩明能赢,是大领导希望他赢

《第二十条》,韩明从一个看领导脸色的小职员变成改天换地的英雄。

他能赢,离不开他的理想主义,更离不开大领导的支持。

很多时候,韩明都缺少英雄色彩。他能改变,张贵生之死是导火索,吕玲玲被暂停职务有重要的助燃效果,韩明尚未泯灭的理想主义是基础。

先说张贵生之死。

张贵生上访的主要原因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女儿丫丫。

张贵生父女有截然不同的价值观,张贵生和大多数成年人一样,为了利弊放弃是非。而丫丫和反霸凌的韩雨辰一样,凡事要分对错,人要追求公平和正义。

丫丫播放张贵生语音的时候,韩明有愧疚,有自责,也有认同。各种复杂的情绪加在一起,让他流眼泪。

此处,影片给韩明大量的特写镜头,说明他被触动了。

这段戏结束后,韩明立刻就去复查王永强案件的资料。从张贵生之死到重点关注王永强案件,这是韩明的重大改变。“往事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”,从这一天起,韩明不再是执行法律条文的机械人,他相信法律是“天理国法人情”,他想要改变世界。

韩明作为协办检察官,原本是田副检希望他来牵制理想主义者吕玲玲。

然而,剧本并没有按照田副检的设想走。

再来说说吕玲玲。

郝秀萍跳楼自杀后,检察院要追究韩明和吕玲玲的责任。

田副检亲口告诉吕玲玲:“你不是主办,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你心里有个数。”

潜台词是让韩明背锅。

然而,吕玲玲是检察院中纯度最高的理想主义者,她没有接受田副检的建议,主动承担了所有责任。

看似少年意气,但这是她的最优解。

为什么这样说?

因为吕玲玲早就认识到韩明比自己更适合当主办检察官。证据是,郝秀萍去找大勇的那天,吕玲玲亲口对韩明说了这句话。

这是吕玲玲的心里话,也是对韩明的认可。

吕玲玲知道,韩明对王永强案的态度很暧昧。他想要从挂职人员变成正式工,于是他会看领导脸色,而他骨子里又是个理想主义者,因此他会支持吕玲玲,但不会明确支持吕玲玲。

吕玲玲牺牲自己,保护韩明,有些将韩明架在火上烤的意思——我牺牲前途来保你,如果你不为王永强讨回公道,你就愧疚一辈子吧。

韩明觉察到吕玲玲在道德绑架他,于是他和吕玲玲单独谈话时,并不是很感动,而是情绪很激动。

且看他们对话:

韩明:我就想平平安安的,我就想从挂职变成正式的。我对我自己都不抱期待,你凭什么对我抱期待?
吕玲玲:我告诉你凭什么对你有期待?来我告诉你凭什么,那会儿在学校,你打了那个猥亵我的学长,你就是不道歉,就算影响分配,你也不在乎。我以为你就是~爱吗,一时冲动,但是你告诉我,不是的。韩明,是你给我说的,所有正确的事情都有代价。但是不能因为有代价就不去做。就凭你当时的这句话 ,记得吗?

吕玲玲太了解韩明了,这是一个一腔热血的理想主义者。

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,吕玲玲知道被社会毒打过的韩明,会看领导眼色行事,但是,她依旧相信韩明那种“我不被世界改变,而是要改变世界”理想主义气质尚未泯灭。吕玲玲要用牺牲自己的方式,点燃韩明心中改变世界的理想火苗。

韩明情绪很激动,但是他被吕玲玲说服了。

最后说说韩明的理想主义。

韩明刚到检察院报到,就得到田副检重用。

新单位有领导重用,大多数人都会积极表现吧。然而,在会议上,田副检和吕玲玲针锋相对,田副检希望韩明能力挺自己,韩明秒懂田副检的意思,赶紧装打电话敷衍过去。

这一行为说明韩明不是一味看领导眼色的人,他也有自己的坚持,他没有给田副检说话,就是他尚未泯灭的理想主义。

可以这样说,韩明和吕玲玲其实是一路人。

不同的是,吕玲玲习惯打直球,横冲直撞,少年意气。韩明被社会毒打过,办事懂策略,更懂人情世故。

康村刁民聚众闹事,田副检和吕玲玲都没有成功安抚,韩明直接说这个要走司法救助程年序。韩明当然明白他们不符合司法救助标准,但是他这样做是解决矛盾的最快方法。

这一行为证明韩明脑子活络,这二十多年原地打转的工作经历,已经让他有了丰富的实战经验。

政府后来愿意为康村刁民买单,这说明韩明背后有大领导力挺。

这些大领导中,有王检,也有赵厅。

韩明未必知道大领导要重用他,因此,他在片中的状态还是个畏手畏脚的基层工作者。在更多的时候,他是个为了利弊,不分对错的人。

《二十一条》一共铺陈了三条线,张贵军防卫过当案,韩雨辰反对校园霸凌案,王永强反杀村霸案。

每个案件的背后,都有孩子的身影。

如果不是女儿的坚持,张贵生不会坚持上访。

不过不是儿子返校园霸凌,韩明不会是非不分让儿子去给教导主任道歉。

如果不是给女儿治病,王永强就不会向村霸借高利贷。

《第二十条》的背后有一条线,父母和孩子,对应的是中年人和未成年人。

中年人讲利弊得失,未成年人看是非对错。

价值观不同,于是故事就精彩了。

妻子入狱那天,韩明无法回答孩子关于见义勇为的问题,这也是他有纯洁理性的一面。

不过,人到中年的韩明,被社会毒打过的韩明,也知道大多数事情不能只看对错,也要权衡利弊。

因为他知道,世界上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,很多灰色地带,不能说,说不好。

韩明知道儿子见义勇为是对的,只是很长一段时间,韩明希望儿子给施暴者道歉,就是权衡利弊的表现,这是中年人的常见心态。

未成年人看的是世界上的规则,却不太明白,只配这个世界运转的还有潜规则。韩明无法将他在二十多年来经历的看到的潜规则告诉儿子,因此,他只好沉默。

结尾处,韩明慷慨陈词,我们很感动,但我们也知道,韩明能改变世界,不是理想主义的必然结果。理想主义当然不可或缺,但更不可或缺的是,韩明背后有想要理想主义一把的大领导。

韩明能看清楚领导的默默支持,但他的儿子韩雨辰还看不懂,终有一天,他也能看懂。


相关影视
返回顶部